字号:

【完美那些事】第三章:永远看不透女人

时间:2014-03-06 作者:fox_newcome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第三章: 永远看不透女人 —— 新生命的诞生

  {题记:活着是运,死了是命}
  
  十月怀胎是女人一生中最辛苦的事情,2个女人开始了漫长的,人生中不可缺少的那段旅程——挺着肚子穿梭在大街小巷的人群中。
  
  我去广东看过萧姐一次,她爸妈都是有声望的老师,“未婚妈妈”的称号显然让老师的尊姿没有台阶下,萧姐无奈之下请了个小妈(我们这叫家政)来照顾萧姐的饮食起居。萧姐没多留我,因为我还是坚持和莫雅在一起,没人能改变我。临走的时候萧姐给我塞了张纸条,大致内容是:“如果你那晚没喝醉,你最好按地址去找莫雅的前夫,他能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。”
  
  也许,我为萧姐的艰难处境内疚了,她挺着肚子,心里依然想着我为我担心,我心里特过意不去。忐忑不安之下,我买了张直接奔往浙江的火车票,没有第一时间回家。按照地址,我果真找到了莫雅的前夫,胖男邵恒。
  
  “你就是和莫雅在一起的男人?”邵恒冷冷地问我。
  
  “没错,我来是想问你,为什么要和莫雅离婚这件事的”,当时的场面邵恒的同事也在,也许我太唐突了,没想到深深刺伤了邵恒的旧伤口。
  
  噗~啪啪~,我被邵恒一把推在地上,他趁势骑上来就是2拳,我一下被打蒙了。我体质不算好,按大华的话说简直是个娘炮,面对邵恒这种吨位的胖子,我只好束手就擒,我没还手,邵恒的同事也没拦着他,就在一旁看。噗~噗~噗,然后又是狠狠地几拳揍在我肉上,发出沉闷的响声,我被打傻了,我没说话,貌似很享受似地在赎罪,鲜血开始往外流淌。
  
  这时,邵恒的同事开始劝架了,“邵恒,邵恒,行了,行了,再打出人命了”邵恒同事拽着邵恒。
  
  邵恒终于起身了,我感觉身体麻麻的,我用左手支起我的身体,微微抬头看着邵恒,笑了笑。
  
  邵恒见我不思悔改的样子,抓起我的头发,身体成弓形,他左腿的膝盖和抓住我头的右手一起做加速相向运动,噗~我被打晕了。最后停到的一句话是:“叫你嚣张,叫你狂”。我全身怪痒的感觉,第一次被打,第一次就被打晕了,好难受。我醒来的时候在一个漆黑的小屋里,我在想我这是死了吗?还是被他们抛尸了?好小子,下手真重,如果换在几个月前,你小子可灾大了,刚好打死我后陪我一笔钱给我妈,可现在2个女人为我怀着孩子,我说什么也不能死在这。过了会有人过来了,门被打开了,强烈的光刺着我眼睛睁不开眼。
  
  “醒了?我说像你这种奇葩神经病世界上有几个?害别人老婆怀了孩子,还上门找刺激,你这不是找练,换做是我,早把你打死了”我敏感起来,难道孩子真的不是邵恒的?
  
  另一个人参和道:“我看这小子压根不是什么神经病,估计是个日本种,不了解我国国情,孩子听哥说,‘咱们这是一夫一妻制,一个女人一辈子只能侍奉一个男人’,算了,跟畜生说也是白说,对牛弹琴,赶快拦个的把他弄走,免得把仓库弄的都是血,老大骂人”。
  
  “不要你们扶,我自己走”,他们走远后,我又去了邵恒的办公室,他还没解气,抽着烟。
  
  “打够了吗?”我淡淡地问。
  
  邵恒猛着起身冲过来,拽着我的衣领。
  
  “那孩子不是我的,我只想问最后一句,那孩子是不是你的?”,我很淡定。
  
  邵恒有点惊讶,慢慢松开了衣领,脸色极为苍白,“不是”。
  
  “我不信!孩子出生后,能配合做一个亲子鉴定吗?”,我坚持着。
  
  “我已经说过不是我的孩子,你Y有病吧,还做鬼的亲子鉴定啊!”邵恒气愤地说。
  
  “好吧,等孩子出生了在说,到时候你要是不配合,只能说孩子就是你的,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敢承认,只能说明是没种!”说完我转头就了。
  
  ..........
  
  时间如车轮般飞逝,萧姐的孩子先坠地了,是个男孩,不知道为什么,我特激动,那一天一个劲地说:好的,好样的。我很想去广州看萧姐母子俩,但莫雅这边也快临盆了,在医院接受护理,我必须陪着莫雅,始终她是我最爱的女人。终于莫雅快生了,我坐在手术室外心急如焚,我终于做爸爸了,大华也赶来了,一个劲拍着我让我镇定些。
  
  “不是我紧张,你没做过父亲,根本体会不到我这种感觉,”我嘲笑大华。
  
  “你小子就比我先拿一本《结婚证》,有必要这样鄙视兄弟吗,偷偷告诉你,在深圳发家那会,到厚街玩过,有2个女人为我怀了孩子”,大华小声地说。
  
  “你Y不怕雷劈,现在本来就男女比例失调,你还糟蹋2个女孩,然后了?孩子呢?”,我捶了下大华。
  
  “这不怕误事嘛,叫她们打掉了,说实话也没多大感觉”,大华发了会呆。
  
  “记得你当初说的话吗?”我问大华。
  
  “什么?”大华追问。
  
  “你说你这辈子也不会爱别人,所以永不结婚,祸害别人。”
  
  “我是说过,所以我才叫她们把孩子打了,然后给了她们一笔钱。”
  
  “这句话还成了你祸害女人的凶器了?”
  
  “不生也是响应计划生育嘛!”
  
  “TMD,不公平”。
  
  “什么不公平?”
  
  “你真有必要见一下莫雅的前夫!”
  
  “和他有什么关系?”大华疑惑道。
  
  “邵恒想打的其实就是你这种人渣!”我有点语言过激了。
  
  “我C,他打你了?没事,改天我叫帮兄弟去拜会他,替你出口气”。
  
  “大华,我发现现在越来越不了解你了。”
  
  “成,成,咱兄弟不要为女人这个话题争执行不,没听说过‘女人如衣’吗,犯得着为件衣服争执?”
  
  “哪位是王许坤先生”护士叫我名字。
  
  “我~我,怎么还是亮着红灯,出什么问题了?”我很焦虑。
  
  “过来签个字,你太太难产了,孩子已经保不住了,现在正尽力抢救你太太”护士很明确地说。
  
  我一下瘫在了地上,尽管这个孩子并不属于我,但是,我是真的真的很想成为他的爸爸。大华过来搀扶我,“你们家医院怎么这么差,连个孩子都保不住,花这么多钱你们都吃屎的?”大华冲着护士吼。
  
  “很抱歉,我们已经尽力了,给你们带来不便,实在抱歉,临产前段时间就告知了王先生,胎儿一直胎位不正,确实很遗憾,所幸大人平安无事”医生出来了。
  
  “这,尼玛,尼玛还所幸,孩子都没了,你们看怎么办,找你们院长来,不给解释,把你们医院都拆了。”大华仍在咆哮。
  
  “现在能去看我太太吗?”我无力地问。
  
  “现在病人需要休息”医生补充道。

精彩专题推荐

17173完美国际坐骑大全